智者的叮咛,格伦大语文为您解读传统文化
时间:2019-03-20 14:44


关键词:大语文,格伦大语文,传统文化


大语文智者“智者不惑”,对今天的人其实有很大的人格启发意义。因为虽然有互联网,有物联网,但是我们内心充满了疑惑。

可是两千年前孔夫子就提出来——“智者无惑”。

“惑”,在佛教里就叫烦恼。“烦恼丛生”,这是重程度的心理烦恼。轻一点讲,我们的心处在一种“迷”的状态。我们不能够自知,也不能够知人,对自己的认知有障碍,对社会的认知也有障碍。这属于认知心理学的范畴。

也就是说,一个人对自己认知得很清,对社会认知得很清,他就不会迁怒于人,他就不会怨天忧人,他就能够知天达命。所以这个“智”是非常重要的。

“智”的这种状态,也是我们“人之为人”应该追求的一种理想人格。你成为人,应该是清静的、自在的、光明的,烦恼少少的,疑惑少少的,应该是这样一种健康的、积极的心理状态。

如果你每天很抑郁,每天很焦虑,每天对上面不满意,对下面也不满意,心里头充满了烦恼和忧愁,这种心理状态一定是病态的,是亚健康的。我们在这里要做一个了断,一定要非常清楚。

那么我们怎么样让自己获得“智者不惑”的这种状态?有三个文本,是我们中国人必须要读诵的。第一个就是《论语》,第二个就是《道德经》,第三个就是佛教的《心经》。把这三个文本念懂了,领会了,我敢说你的心智一定会大面积地提升,你的烦恼就会非常的少。


大语文


大语文智者:经常有人来问我很多的问题。我说我自己是“答题机”,很多人想不明白的问题都会跑来问我。但是在我来看,是在浪费我的时间,因为问的问题在我来看,根本就不是问题。孩子丢了,孩子学习不好,甚至是亚健康了,都跑来问我。在生命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,如果孩子的立志、启蒙出了问题,作为父母是第一个给孩子扣钮扣的人,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教育好,问谁都不如问自己。

这三个文本,我们大家应该去虚心的学习,我们才能够成为智者。

除了传统文化以外,另外“智”这个字的解释,它充满了秘密。

大语文专家讲“学”字。“學”字的繁体字的结构,上面部分是由两只手与中间一个抽签打卦的“爻”字组成(两只手抓着摇桶在“爻”),下面部分是由秃宝盖与一个“子”组成。喻指一个人在学堂里面询问天地,我为什么是人?我为什么来到这里?我的心在哪里?把这一系列的问题,疑惑的问题,寻根问底的问题搞清楚了,这就是一个“学”的过程。而且它里头包含了重要的实践的思想。

“智”字的结构也有说法。上半部分是由“矢”字与“口”字组成,下半部分是一个“日”字。最浅表的意思是“日有所学为智”。更深的含义是:这个“矢”字是箭,对面那个“口”是个方框的箭靶。一个人有没有知识,有没有学问,要去练习。“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”。“每天拿着箭对着箭靶去射”,在儒学里叫功夫。


我们有很多人在学儒学、在学佛学的时候就开始疑惑了。我也打坐了,心里怎么还有这么多妄念啊?我也读了《道德经》,怎么道德水平还上不去啊?我也念了《论语》了,怎么还没开窍啊?功夫不到!你不念上上千遍,上万遍,不每天静下心来,把自己的心擦得干干净净,你怎么会“智”呢?那你肯定是笨蛋一个。又不读书,又不学习,又不去拜老师,肯定会越活越笨。

大量的问题人群、困惑人群,很爱去三个地方。我说了以后仅供参考,请你们大家要原谅。

第一个,爱去茶馆。想到茶馆里泡出道德,泡出学问来。那是泡不出来的;

第二个,爱去国学班。听那些心灵鸡汤,好像把你讲得很舒服,你回到家以后,面对失业,面对老婆还是没招,搞不定。为什么?你没有智慧;

第三个,爱去寺庙。到了庙里头,晃晃悠悠,叫庙油子。晃了半天,什么是佛,什么是道,什么是儒,你还是不知道。

我为什么今天在这里尖锐地提出来?不是说去这三个场合不对,而是说你去干嘛?你先把自己想清楚。那么多大语文名师,你请教了没有?你问的问题有没有水平啊?所以说,这是为你好,为你着想。

大语文智者“ 智”的最后一个含义是什么呢?按照孔夫子的文本来讲,就是“慎独”,或者叫“内省”。


大语文专家讲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,这些话都是非常好的。

其实这里头包含了很多内容。

首先第一个内容就是:如果你想要为人民服务,你先要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。

你脑子像一团糨糊,手无缚鸡之力,麦苗与韭菜都分不清楚,怎么能够“立人”呢?你当然“立”不了别人。你连自己都“立”不起来,都搞不定,你还能“立人”吗?你当然不能够“立人”了。这个话可以举一反三。

“己欲达而达人”也是这样,“达”就是通达。你很通透,你很练达,你很圆满,然后才可以随处教化老百姓,才可以影响别人。

所以说这个“智”对于人来说太重要了。

获得智慧的方法除了文本,除了慎独,除了反省,除了拜访名师以外,还有另外一个,就是社会实践。

离开社会实践,你不要跟我空谈道理。到了庙里见了和尚,大谈特谈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一直从天道谈到理论物理学,谈了半天,你还是糊涂蛋一个。为什么?因为你“活人”和“做事”不能够成功。

儒家所谓“三立”,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。

“立德”,上到皇帝下到老百姓都要讲德,没有德性就不是人。就像转基因食品,苹果不是苹果的味道,梨不是梨的味道,你是什么东西?不管是大人还是小人,都要有人味,那就是立德了。

“立功”是需要社会条件的。前方不打仗,你怎么立功呢?前面要打仗,你有本事,能够当将军,你才能够立功。当然在和平年代,在你的工作岗位上干得很出色,也叫立功。

“立言”就更难了。你不要认为说我写了几本书就立言了,你那全是废话。真正在历史上立言的人,少之又少。

比如说王阳明,他说“格物致知”、“致良知”、“事上磨”、“知行合一”……他是立言了。为什么立言了?他把儒、释、道三家的精华全部用简单的语言,可以操作的社会行为摆在我们面前,那才叫立言。你不要认为你是个大腕,写了一本书,把你那点破事写到书里头,认为你就立言了。过不了三年,潘家园见,摆到地摊上了。那根本是立不住的。

“立言”难就难在不但需要道德,需要丰富的知识,还需要非常高的人生站位。如果你又贪财,又贪色,很讲究身体的享受,你还想立言?

从孔夫子一直到王阳明,立言的人没有一个过好日子的,都是被社会挤到一个角落,都是被人们遗忘的人,他们才能够立言。

成天想坐在主席台上,出场费几十万,头衔帽子一大堆,每天应酬都应酬不过来,你还能“立言”?“立言”的人必须沉到水底下,要不然人类的秘密你是不能够发现的。伟大的科学家、哲学家、宗教家和那些大学问家,基本上他们都是被社会遗忘的人。好,关于“智”先讲到这里。


北大的汤一介教授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曾讲过这样一句话:“天人合一以求善,情景合一以求美,知行合一以求真。”

这里讲到了“知行合一以求真”的思想。这个从“智”上延伸的话,就是要知道真相,知道真理。从真相达到真理,这是一个认识的过程。

汉民兄刚才讲了,孔夫子一开始就注重“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”。这个“习”,一方面是复习,一方面是实践。

关于实践的理论,在古代除了学书本知识之外,还有六艺: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像骑马射箭这样一些功夫。这个时候就有了学而实践的说法了。

为什么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发展这么快?变化这么大?我们的民族性和民族文化起了什么作用?除了我们勤劳之外,还有一点,就是我们有学习的精神和学习技巧的本领。十几亿人用三四十年时间学习人类的知识,这个力量就太大了。

我原来想搞一个电视记录片叫《学习之路》,其实中华民族自孔子以来两千多年的路就是学习之路。孔夫子讲“学而时习之”,他是个伟大的教育家,贤人七十二,弟子三千。到后来,以程朱为代表的宋明理学也是讲“学习”。到了王阳明、王船山也是讲“学习”,王阳明讲“学习”更多的是“实践”,他讲究“学习”和“实践”相结合。

其实我们今天讲传统文化中的人格的培养,就是“学习”和“实践”两件事情。但是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边讲的“实践”,主要是“道德实践”。要知“道”,要知“德”,要知“天”,要知“人”,要知“己”。我们对于自然科学不是特别的“知”,没有特别的渴求。


到了近代挨打以后,清朝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叫魏源,提出了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的主张。他这个“智”不仅仅是知“道”,还要知“技”。

在此基础上,曾国藩进一步实践这个主张,也了不起,他说不仅仅要“师夷技”,而且还要“师夷智”。他说人的“仁、智、勇”三达德,“三达德之首曰智”。他为晚清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。从那以后,全方位大规模引进、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,一直到今天。

今天我们讲孩子的全面发展,一定要能够把“智的”、“学的”、“知行合一”等这样的优秀传统,把它坚持下去,这个孩子才能得到完整的人格。

关于“智”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,就是我们的学习方向。除了学德之外,还要学其它的知识,特别是学技术,这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一块缺失。

我再补充一个问题,人格教育当中的“智德”。这个“智”实际上有双重含义,前面我已经提到过。

一方面它是“知识”,就是我们要通过知识的学习,来提升我们自己。

换句话说,我们必须要了解天下万事万物的道理。后来把“德”也好,“仁”也好,“礼”也好,都看成是“理”。到了宋代朱熹的时候,天下的什么事情最重要?不是其它的,是“理”最重要。因为只有合理的东西才是重要的。这个“理”又体现在天地万世万物中间,必须要通过“格物致知”,通过知识积累的方式获得。这是作为一个君子,作为一个有完善人格品德的人必须具备的知识储备。


“智”还有另外一个含义,就是“智慧”。

其实在人格教育里,知识和智慧一直是一个很值得考究的问题。

刚才我讲到,到了宋代,陆九渊开辟了“心学”。他说“我不识字,也不失我堂堂地做一个好人”。就是说“我不读很多书,也不认得多少字,但是我也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”。

到了王阳明,继承发展了陆九渊的心学,就是“致良知”。他有个四句教,是“无善无恶心之体,有善有恶意之动。知善知恶是良知,为善去恶是格物。”只要发明了我的良知,意识到善恶,为善去恶,我就可以成为一个君子,成为一个上人,不会做坏事。

实际上是从陆九渊到王阳明,他们强调的是一种“智慧”,特别是一种“直觉的智慧”。

也就是我们不要通过很多的知识积累,我同样可以做君子,做圣贤。陆九渊甚至批评朱熹说,“尧舜时代没有几本书,但是为什么尧舜人格的品德那么好”?换句话说,我们今天读了那么多书,人格未必完善。这个批评反思确实有他的道理,这就涉及到人格的智德里面的知识和智慧的问题。

其实知识和智慧在孔子那里解决得非常好。孔子是用自己的人生的经历,来表述人的知识和智慧到底是什么关系。他有一段自己人格成长经历的经典的描述:

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

当然他很小也在学,但不是“有志于学”,而是从十五岁开始真心主动去学习,然后不断地读书。

经过读过很多的书,“三十而立”,三十岁找到了自己该干的事了。

由于他掌握的知识非常多了,所以到了四十,他就会“四十不惑”了,很多人生中、社会中的很多道理他不会感到疑惑。

到了“五十而知天命”,他懂得一些根本的原理和大道理。

最后到了七十,他说“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。他实际上达到一个非常高的人生境界,完全听从内心。“我心里怎么想我就怎么做”,也就是“我心里想的东西就是天道”,不是去讲究很多的道理。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按道德规范强迫自己去做事,而是“我喜欢就去做,我乐意就去做,我高兴就去做的”。对于一个没经过好好学习的人,他“从心所欲”的时候,肯定会“逾矩”。

一个小孩在家里为所欲为,像个小霸王,他做的事肯定没有道理的。饭菜刚端上桌,大人在那还没动手,他稀里哗啦吃了一半了,这种就是“从心所欲必逾矩”。

达到“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,实际上是达到很高的人生智慧。这种高的智慧是通过“格物致知”,通过“博学之”,日常积累来的。通过“学而时习之”,学完之后要去实践。所以,这就是我们讲的人格教育。


人格教育在历史上有很多主张。刚才讲到功夫,功夫有很多种的功夫。有的功夫强调直觉功夫,强调顿悟功夫,还有很多强调渐修功夫,有的是强调知识功夫,有的是强调修养功夫,修心功夫。

这种功夫之间的关系,我认为不要成偏见,不要太偏执于自己囿于一个方面。

在王阳明讲了四句教之后,他有两个弟子,一个是主张“事无”,一个是主张“事有”。两个弟子在向他去请教的时候,他说主张“事无”的弟子是上等资质。

那种资质很高的人,顿悟就可以,就像佛教讲的顿悟成佛,天生资质很高的人,顿悟就能成佛。

但是普通资质的人,还是要通过渐修、渐悟,还是要通过学习,还是要通过日用功夫,必须要把这种日用功夫下足。但是日用功夫并不是无休无止的。像有的书呆子,一辈子读了很多书,但是这个人格修炼也没有达成。这就在于书没有读进去,没有“学而时习之”。

所以智德的“智”,其实包含着许多重要的、深刻的人格修炼的道理。如果我们不偏执的话,不执着于哪一部经典怎么说的。所以后来王阳明也说,最好把两者结合起来,把“事有”和“事无”结合起来,把“渐修”和“顿悟”结合起来。

包括朱熹,他喜欢渐修的人,读很多书的人。他说读书到最后的阶段,应该会达到一个“至于用力之久,而一旦豁然贯通焉,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,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。此谓格物,此为知之至也。”内心的体和用,全部知道,无不明,这样天地万物之理,都可以在内心中感悟到。这种感悟是建立在几十年的学习基础上的,是建立在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”这样一个长期修炼的基础上,是建立在“知”和“行”统一的基础上的。这样才可以达到人格的“智德”的一个境界。

当然达到“从心所欲”境界的话,这是圣贤的境界。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做不到。我们要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时刻要反省自己。曾国藩那么伟大的人,他都每天反省自己。这种人格的完善,不是很容易的,是需要把“渐修”和“顿悟”结合起来的,把“知识”和“智慧”结合起来的。



格伦大语文包括作文阅读国学书法口才古诗词文言文幼小衔接等。

好了,今天的内容就是这样,我是格伦大语文小编,我在北京等你。

格伦大语文全国加盟热线:4000308360、4006002618